火百合酒庄

Burn Cottage

中奥塔哥

庄园简介
火百合酒庄(Burn Cottage)酒庄坐落于新西兰中奥塔哥(Central Otago)中心地带的一片山谷中,这里被巨大的山丘遮蔽,免受北风和南风的影响,形成一个美丽的碗状保护,很像一个现代的圆形剧场。而火百合酒庄是新西兰当红的生物动力法酒庄,也是中奥塔哥(Central Otago)第一批生动动力法种植的酒庄之一。

酒庄的主人是来自美国Sauvage家族(这个家族极具实力,拥有德国法尔兹(Pfalz)著名酒庄Koehler Ruprecht,还在美国运营着好几家葡萄酒进口公司)的一对夫妇——Marquis Sauvage先生与Dianne夫人。他们来到新西兰中奥塔哥后第一眼便被这里的美景征服,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开始酿酒。

2002年,Ted Lemon在其好友Marquis Sauvage的邀请下,出任火百合酒庄的总酿酒师。Ted有着含金量满满的履历,其曾在在法国第戎大学深造葡萄酒酿造,在大名庄G.Roumier、Dujac和De Villai都工作过。1982年被邀请担任Domaine Roulot的酿酒师,而在当时,还从未有美国人主持过勃艮第如此著名的酒庄。1984年,在DRC庄主德维兰等人的共同商议后,年仅25岁的Ted成为勃艮第历史上第一位出任著名酒庄葡萄园管理及酿酒师的美国人。当我们品尝火百合酒庄的黑皮诺,可以体会到一半源自新世界的热情甜美,一半宛如勃艮第酒般的轻盈透彻。

酒庄主人买下葡萄园后的第一件事,不是种葡萄,而是买下八头高山奶牛,花两年时间造了几十个生物动力堆肥堆,建立生物动力基地。30公顷的土地中,仅10公顷是葡萄园,另外20公顷用于饲养高山牛、羊、鸡,三种动物会吃掉草场中处于不同高度的寄生虫。酒庄还养了蜜蜂,种了一大片橄榄林,除了葡萄酒,这里还生产蜂蜜与橄榄油。庄主夫妇曾打趣道:“比起酿酒,我们更会种地。”毕竟Sauvage家族,是20世纪60年代醉早在澳大利亚堪萨斯州种棉花的一批美国农商,他们就是靠养牛、种棉花、种小麦发家的。

“Great wines are not made from fruit, they are born of the soils”,庄主夫妇认为:伟大的葡萄酒不是简单地从葡萄转化而来,而是汲取于养育它们的土壤。只有那些具有谦逊和奉献精神的人,才可以酿出醉纯净的葡萄酒。他们从种葡萄的第一天起,就用醉高标准来“侍奉”葡萄园的每一寸土地。施肥、修剪、采收,一切的一切都按着生物动力年历来进行,根据月相和天象的规律来酿酒。

火百合酒庄专注于黑皮诺,而且十分讲究。他们认为,每个地块的多样性越丰富,黑皮诺所展现出的复杂程度就越高,于是种植了各种各样的黑皮诺克隆植株。自2003年始种植黑皮诺,为了更好的体现葡萄园的风土,整个葡萄园被分成了10块,主要种植不同克隆品种的黑皮诺。他们认为,每个地块的多样性越丰富,黑皮诺所展现出的复杂程度就越高。并且严格按照新西兰生物动力协会公布的日历来进行耕种与采收工作,同时根据不同的地块来制定多样的种植方案。

而在酿造上,他们坚信,风土的极致表现是建立于数千年的专业葡萄耕种,而酒庄所需做的是以谦卑的态度,致力于酿造出极致纯净的佳酿。葡萄采收后的每一串葡萄都要在分拣台上,经过两道人工分选,才可以送至酿造车间,由酿酒师们再进行一次挑选才可以开始酿造。一定比例的带梗发酵,风格极为精致柔和,不搅桶不过滤,仅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换桶。对于新橡木桶,保持在20-30%的低比例,尽可能减少硫的使用量,很少做过滤和澄清,来保留葡萄果实和酒液醉原始的风味。所以火百合的酒做得非常纯净,不论是红还是白,都带着新西兰那股典型的清亮、透彻质感。

酒标上那充满个性而富含艺术特质的画作,取材于歌德笔下的一篇诗歌:围绕一条河流、青蛇、百合花、青年、国王展开,论述爱与死亡、自由与自我牺牲……生物动力鼻祖鲁道夫•斯坦纳评价其为:“青年与百合花的结合是一种超自然现象,灵魂力量进入物化形态的,完整而自由的人格实现。”
展开
酒庄产品

火百合酒庄雷司令维特利纳干白葡萄酒

Burn Cottage

Riesling/Gruner Veltliner

火百合酒庄月光曲黑皮诺干红葡萄酒

Burn Cottage

Moonlight Race Pinot Noir

火百合酒庄葡萄园黑皮诺干红葡萄酒

Burn Cottage

Vineyard Pinot Noir

酒庄

酒庄

产品